[民俗文化] 坪平:清明家祭

  • jgsljz 民兵团/
  • 2016-4-4 17:27 /
  • 0/
  • 439
  • 439
    .
     微信公共号:jgssc0796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jgsljz 于 2016-4-8 14:14 编辑

    64658PICnc5_1024.jpg       
           我们乡土社会中的家庭是家族血脉和亲情维系起来的群体,家庭成员一代代地繁衍、传承、生育儿女,由此说来,家必是延续的,家不因个人的成长而分裂,也不因个人的死亡而结束。只要家中成员延续,家族的香火就在延续。
            把念想揉进春天,将思念浸润四月,因而有了这柔思不断鼻酸泪盈的清明。为了表达对已故亲人的一份追思,不管故去的亲人走了多久,清明一到,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座土坟,想起那些饱含回忆的老照片,想起那些亲情满溢的情景……

            清明未至,我们全家就在计划着清明回家的行程了。今年清明有些特别,因为今年刚好是已故父亲八十大寿。清明前一周大家就商量着是父亲生日那天去扫墓,还是等周末放假一起去。农家对扫墓时间有这样的旧俗:清明挂前,冬至挂后。最后决定是在清明节前两天,清明雨尚没有到来的下午,家中兄弟姐妹相约,还有小辈们,提上赶早做好的艾米果,篮子里装上一沓沓沉甸甸的纸钱,怀着对亲人的思念与敬意上山去扫墓。清铲一大块墓地杂草和新长出来的藤蔓,二十几个人,大家双膝跪地,算是为他老人家办了一次特别的寿礼。目睹儿子和侄女在他们爷爷坟前默默庄重地烧着纸钱的一瞬,我心里满是感激和慰藉,这就是血脉亲缘的力量。

    458ab52d90a04b1fa12b9f5cad93b7b7_th.jpg         
            我父亲是个有“争议”的人,为了心爱的采茶戏,他可以放弃在银行的工作;性格倔强,脾气粗爆却带大了6个弟妹和8个子女;他一向威严,以至于我认为父亲刚强到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和安慰,可每到逢年过节,他又能放下架子与我们猜拳行酒令,那慈祥可爱的模样会让你忘却他打骂你时的“凶”相;父亲家境贫寒,虽说是51年宁冈中学的毕业生,我却从来没见过他看过书。因为母亲出身在地主家庭,为了寻求政治保护,18岁的母亲在如花一般的年华下嫁给了28岁的又老又矮的父亲,正所谓鲜花插在牛粪上。他们的婚姻状况,也就可以想象。一早起他们便各人忙着各人的事,没工夫说闲话。即使做完工,父亲也是不常留在家里的,有事在外,没事也在外。每天一早开门的是他,简单洗漱完就到街上溜达或是到店铺里和人说话,那是他寻找感情慰藉和消遣的最佳场所。在那里,他总是有说有笑,热热闹闹的,与别人开玩笑的模样常让我怀疑在我身边的这个人竟是我不苟言笑的父亲?回到家,没事干,也没话说,只是习惯性地喝完碗中的酒,再将碗递到手边的人眼前,示意要为他盛饭,有时是小辈,有时是我的母亲。每当谈家事谈得不对劲时,眼红耳热,闹上一场,甚至动手动脚也是有的,总之很少见到他们的亲热场景。由于母亲是读过些书的,有同辈农村妇女所少见的想法,这拉大了她与爸父亲之间的差异。可就是这样,在父亲瘫痪在床的三年时间里,照顾最周到,最细心入微的却又是他的妻子,真是看不懂他们之间的感情。昨晚又梦见父亲,那场景很是温暖、兴奋,这是我与爸“沟通”的唯一途径了,虽然频繁,但也很奢侈。毕竟,生命没有轮回,亲情无法取代,走近父亲的坟前,我不禁热泪盈眶,一时间悲凉、孤寂齐齐涌上心头,一肚子的话,到嘴边却只有一句:“爸,我好想你”!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路上的我想起往昔,亲人的笑颜闪现眼前,长辈的话语犹在耳畔,竟也开始有些神魂不附;“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虽是艳阳高照可我的泪水早已盈满双眼,这不也是心中下起淅淅沥沥的清明雨吗?这个感伤的日子,人们通过祭扫祖坟表达对先人的怀念,将思念托付给那纸钱烧净后化成的上下翻飞的蝴蝶,祝愿故人在天堂能比在人间过得更安泰,过得更快乐,不再为衣食而操劳。我们后辈的幸福生活,就是先人期望的艳阳天,相信是故人们在天显灵了。
            去爷爷奶奶的墓地路大概有6公里,得穿过三个长长的田冲,翻过一座山脊,然后再穿行一块冷水梯田才到达墓地山脚下。这些冲田二十年来都没人耕作,原本的小路被冲刷得沟壑纵横,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荆棘密布。还未到山脚下,我们的脸和手已经划破了好几条裂痕,为了躲过冷水田,还得钻过野猪拱过的树蓬,蛛网交叠逼人眼脸,来不及躲避,来不及擦拭。小时候我们时常抱怨,为什么要把墓地安葬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叔叔解释说,奶奶和爷爷都是老实人,为了避免给后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墓地葬在自家的山场上才踏实,我家原来就属这块山场最近了。每次扫墓我都喜欢把坟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我把这劳动当作是为故人尽孝的一种方式,每次都是不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不罢休。

    Mypsd_13918_201403261006280012B.jpg
            奶奶家原有三兄妹,两个弟弟被抓去当壮丁,后了无音信,她的第一任童养媳丈夫未同房就抓去当兵了,听说死在了湖南战场上。爷爷家兄弟多,家贫四壁,27岁还娶不到媳妇,只能当上门女婿嫁到奶奶公公家蔡亚村,因为常常吃不饱闹肚荒,村里人笑称他“石灰佬”,后来就没人知道他的正名——吴春发。他们一共生育了五女两男,我父亲最大,在爷爷47岁的开春中午,因为吃多了辣椒,患急性肠梗阻,上午还到耕田,下午就痛死在床上,那时最小的叔叔才出生二十天。自我记事起,就是奶奶负责带我们兄弟姐妹,我们家八个小孩每到断奶时就由奶奶带着睡,有时四五个人与奶奶睡一张床。记得奶奶喜欢用脚趾头钳我们的小腿,谁不听话乱蹬被子她就使出这shashou锏,在我们腿上留下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奶奶大抵又是有福气的,她一生康健从未受过疾病的侵扰。她勤劳质朴,直到逝世前也没有停止过劳动,对生活没有任何索求。守了四十年的寡,也毫无怨言,仿佛这几十年的风霜雨雪坎坷磨难都与她无关。任凭往事白头岁月皱面,她依然眼目清明,神闲气定。奶奶越老越慈祥,越老越可爱,她是家里的“无事官”,喜欢到邻里左右听听小道消息,回来就讲给家人听。每每想起奶奶带我们去姑姑家做客,心里就涌起幸福的微笑,每每想起奶奶临死前想吃药的迫切感,我心里就一阵酸楚,唉,他们这辈人的生活真苦!
    t0183508e131825d121.jpg         
            时间就象是魔术师,一个人,一辈子,变成了一个连绵不绝的家族,只留下一座坟,一座墓碑。这“挂清”的民俗,既是对先人的缅怀和追忆,也是一代一代的传承和延续。抬起头,仰着脸,张开双手,我仿佛看到我自己的前生,就在这寒食时分,身着古装,拎着竹篮,透过这纷纷细雨,在亲人的坟冢上啼哭百回……时过境迁,家境日益变好,我们不应有太多的哀伤。每一个进步就是先人最好的告慰,“挂清”,让我们试着成熟,让我们学会感恩,让我们尊重和善待生命,让我们感受代代相承血脉亲情。
            天地永恒,生命脆弱,活着就应该好好珍惜,珍惜生命,活在当下,因为清明过后,就会是艳阳高照。(作者:坪平

    喜欢就打赏点哦

    ¥ 打赏支持

    0 个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活跃用户

    更多

    s35849685

    发帖数:4549

    songshan

    发帖数:3187
  • 井冈山

    井冈山

    发帖数:2350
  • jgsrxhr

    jgsrxhr

    发帖数:2040
  • jgsljz

    jgsljz

    发帖数:1574
  • 井冈山网客服

    更多
    13576649175
    周一至周日 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