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美文] 【父亲母亲】陪父亲理发(黄文忠)

  • s35849685 管理员/
  • 2016-11-14 22:19 /
  • 2/
  • 598
  • 598
    .
     微信公共号:jgssc0796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父亲三十三岁那年,又一次当了阿爸,我当了他的次子。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当了我儿子的阿爸很多年,我依然是阿爸的次子,我的阿爸却成了一个耄耋老爸。

       阿妈这几年一年老过一年,她对我的依赖感明显上升。亲戚乡邻哪家办喜事要去帮忙,姊妹间有些罅隙要去协调,家族里的是是非非都一一对我倾诉,钦定我去办理。早在上个星期六,阿妈第二次打电话来告诉我,阿爸非要我回乡下带他去理发不可,她说,你的是女式摩托,你阿爸上车下车方便、稳妥。阿爸因为脚部乏力,坐在椅子上时间一长,就站不起来。听阿妈说,春寒料峭的一天,夜里八九点钟的样子,他从沙发上起来要到床上去,勉强站了起来,随即就摔倒在地上,怎么挣扎都爬不起。幸好及时发现,要不可能会活活冻死。

    1.jpg

         周末,我放下了自己的“要务”,推辞了其他应酬,开着“大运”牌女式摩托,以三十码的速度驶向老家。喜欢这个速度,可以让我思绪岔开一条支流去滋润往事。放眼望去,乡村的稻田里都是忙碌的身影,拔秧的女子,莳田的男人,忙得连腰都不直一会。忽然想到一个比喻,子女就是父母在初夏莳在田里的希望稻子,到了秋天,子女便在父母苍老的岁月里飘香。乡道弯弯曲曲,每一个弯道,每一个土坑都跌落着童年的记忆。


        小时候,众多兄弟姐妹里,数我身体最弱。六岁那年,蚕豆的花粉使我中毒,患了“蚕豆黄”,是阿爸输进的一滴一滴鲜血把我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八岁那年,尿路结石让我小腹涨得几乎快要爆裂,是母亲小心翼翼抱着我轻轻地颠,轻轻地颠,要让我好受一些。不记得有多少次感冒了,阿爸或阿妈刚从稻田里爬上岸,又背着我赶到七里外的河桥村诊所去。如今,我看到路旁熟悉的树木,自然就想起三十多年前那些个黑魆魆的夜晚,他们背我急匆匆行走的情景。童年的烂漫是一支快乐的儿歌,那粗碗里萦绕着的药气药香,又何尝不是我幸福的歌谣!

    2.jpg

         回到那幢三行六间的土屋里,阿爸正微闭着眼睛,坐在大门口享受着久违的阳光,聆听房梁上燕妈妈雏燕子“唧唧唧唧”的天籁之音。我熄了摩托,走过去叫一声“阿爸”。老头子耳朵灵醒着,得意地说,我刚才听到摩托声,我知道是你回来了,你阿妈还说你没有那么早,嘿,还是我猜对了。之前,我不知道有多少辆摩托从他的期盼中开过来,又有多少辆摩托车在他的失望中开过去。不禁鼻翼翕动,幸好今天回到乡下老家,在他老人家的心空撒下一片阳光。

          阿爸拉过一把椅子,指着椅子叫我坐下来,然后掰了掰手指头说,还是你大姐回来那次,你带我去河桥理了发,有三个月了啰。没有吧?我一边心虚地回答着,一边讨好地说,我今天就是特意回来带你去理发的。他“好,好”地应着,又说些“你哥的摩托太高了,喜欢开太快,我坐不稳”之类的话。

         一直疏忽着没有帮阿爸搓澡洗脚,我觉着有点难为情。心说,还是帮你修剪一下手指甲吧。我拉过阿爸的手,轻轻抚摸着。这是一双布满老年斑的手,有点冷,手指缺乏活力,指甲黄色、脆干。小剪刀一动,一块指甲就蹦断了,像茶梓树上的朽柴。我凝视着这双失去了生机的手,不禁泪光盈盈,这就是昔日高高抡起斧头狠力劈松柴的那双手吗,是挥舞锄头挖出我们每人一年三百六十斤口粮和三块五角钱学费的那双手吗,是过年时挥毫书写“和平养性,忠厚传家”春联的那双手吗,是曾经给过我一记火辣辣的耳光的那双手吗?

         摩托车以比较慢的速度朝河桥村理发店驶去。我又想起一些关于理发的往事。那年月,我们的小村里也有一位剃头师傅,名字叫做“幺德佬”,人长得精精瘦瘦,自己的头发却乱糟糟的。一块擦拭剃刀的布,不知道擦拭了多少年,黑不溜秋—— 大人批评小孩子的衣服肮脏,往往说,你的衣袖就像幺德佬的擦刀布 —— 想必他的手艺好差。小孩子新剃头了,最怕同伴讥笑他的头剃成“锅头盖”。大家都不喜欢幺德佬剃头,见他来了,小孩子慌忙就躲,借口去看牛,去砍柴。幺德佬也有招数,谁剃头给谁糖,第一个剃头的,给两粒糖,第二个剃头的,也给糖。剃头原本是必须的,大人们对长头发非常厌恶,谁的头发长了,会被斥骂为“长毛贼”,然后小伙伴也都一起围攻“长毛贼”。幺德佬的水果糖诱惑力确实很大,吃了糖,小伙伴们被剃成个“锅头盖”也不计较了。

    3.jpg

         小孩子的头发长得特别快,刚剃过头,至多一个月,头发又长长起来。我家一个大男人,四个小男人,一个月剃一次头,一次两角钱,刚好一块钱,一年需要十二块,那可是一笔大钱呀。十二块钱可以同时买上三十斤盐巴、十斤煤油,以及二斤酱油、五打火柴,足够一大家人半年的日常开销。


         阿爸二十一岁时娶了阿妈,自小懂得家道的艰辛。某一天傍晚,他躺在自制的摇椅上,用两枚二分的硬币,“咔咔咔”地一边夹胡子一边思考家里的生计。不知他捻断多少根胡须,一个好主意诞生了:他计划去买一把推剪,一把木梳,自己来当剃头师傅。那年夏初,他利用早上午间不出工的空隙,带领四个儿子到山上去摘山昌籽。连续好几天,茶梓树下、荆棘旁边都留下过我们的血汗,终于摘了一百多斤山昌籽,卖得五块多钱,买了一把推剪,记得好像是花了四块五角钱。自此,我们的头就成了阿爸的实习园地。平头剃过,小分头剃过,“锅头盖”则几乎成了我们的“黄”记造型。阿爸则由大哥执剪,不管大哥剃成怎样,也不管大哥剪的时候夹头发弄疼了,阿爸都乐呵呵地听从大哥的指令,任由大哥的推剪推上推下。因为他的宽容,大哥的手艺越来越好,不到一年,我们的头发都由大哥来决定留长留短了。

    4.jpg

        理过发后,阿爸的精神状态明显亢奋起来。他的话也更多了,问了问我的教学工作和我儿子的学习情况。突然,他惴惴地检讨起来:你参加工作的第二年,烫了头发,我不该对你大发雷霆的。噢,阿爸不提起烫发的事,我都差点忘记了。的确,八十年代末,我们一群年轻人随波逐流,骄傲地赶过一回时髦。这件事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他都亘在心里。可父亲教育儿子实在是正确的,毕竟一个年轻的小学老师,穿着件花衫,烫个大爆炸,对学生的负面影响太大。阿爸继续传授他的人生体验,男人要特别注重自己的头,它是精气神所在,绝不可马虎。小时候,给你们剃了那么多“锅盖头”,莫怪呀!

         原来阿爸那么看重男人的头,在他看来,理发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据说,小孩子第一次理发,都要包红包给剃头师傅的)。由此,我也更敬重父亲了,一件原本不算错误的事情,在他垂垂老矣之时,竟然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向班主任反省似的,谁说男儿粗心?我的耄耋老爸,一个多么伟岸的父亲!


    写作这篇文章时,我的心里一直流淌着一条悠扬的旋律,回荡着刘和刚动人的歌声: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 /抚摸您的双手/ 我摸到了艰辛/ 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 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 我的老父亲/ 我最疼爱的人/ 人间的甘甜有十分/ 您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您的儿女/ 我没有做够/ 央求您呀下辈子/ 还做我的父亲... ...

    5.jpg

      作者近照
         作者简介:
           黄文忠,井冈山市睦村乡人。西南科大中文系毕业。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杂文学会会员,江西省楹联家协会会员,吉安市散文学会副秘书长,吉安市音乐家协会理事。著有散文集《行走的乡愁》。

    慈善活动请勿打赏捐款

    ¥ 打赏支持

    2 个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泥腿子 发表于 2016-11-15 20:19:01 井冈山网(微信:jgssc0796) | 显示全部楼层
    抽空多陪老人.老人老了就喜欢儿女多陪陪他们
    举报 使用道具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泥腿子 发表于 2016-11-15 20:48:54 井冈山网(微信:jgssc079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好人生 发表于 2016-11-15 20:19
    抽空多陪老人.老人老了就喜欢儿女多陪陪他们

    是的,妹妹有颗善良的心
    举报 使用道具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活跃用户

    更多

    s35849685

    发帖数:4603

    songshan

    发帖数:3187
  • 井冈山

    井冈山

    发帖数:2350
  • jgsrxhr

    jgsrxhr

    发帖数:2041
  • jgsljz

    jgsljz

    发帖数:1574
  • 井冈山网客服

    更多
    13576649175
    周一至周日 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