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美文] 老邱湘山打鬼记——(宁世忠)

  • s35849685 管理员/
  • 2016-12-28 19:57 /
  • 0/
  • 508
  • 508
    .
     微信公共号:jgssc0796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邱湘山打鬼记——(宁世忠)
         老邱炎陵县人,姓邱字子高,号老麻雀。今年已满花甲。人很精神,眼睛炯炯有神,脸上常带微笑,发留寸梢,精瘦,喝点小酒,身体棒,在山上健步如飞。在造纸厂做过厂长,如今退休在家,钓鱼,挖桩,种兰,日子过得十分安逸。家在湘山河边,河对岸就是湘山。他人活泼开朗,是个老顽童。脑子一条筋,憎恶分明,疾恶如仇。年轻时喜欢上山采草药和打猎,有一次看到一株赤楠好看,挖回家去种了,后来就一发而不可收拾,爱上了树桩盆景。认识他是国税局阿文介绍的,因为喜欢盆景,带我到他家看他做的那些盆景,十分惊讶,兰花、赤楠和杜鹃满院子都是,形态各异,有的是浑然天成,有的是人工造型,都是奇特怪异树形,颇有沧桑感。掏鸟窝时得一八哥,养数年,可人语。同一天,又认识了两位挖桩养桩人,老野猪罗洣源,老吴吴建光。老野猪属于炎陵种桩元老,开创了炎陵的盆景树桩的一片天地。三位师傅都很直爽,也很健谈。虽然比我年长,但是很快我们就成为了忘年交。很喜欢他们制的桩的特色,有的婀娜多姿,有的树影婆娑,一弯弯,一簇簇。下炎陵办事时,如果刚好是中午,会到他们家小坐一会,喝杯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一些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有一天,老麻雀和我们讲了他十多年以前发生在山上的一件诡异的事情,听得我们都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老麻雀背一把土铳,从湘山河边石玉泉那边进入一座深山里,准备去打点野味,那块深山常有野鸡和麋鹿出没,深秋的夜晚,有些微寒。晚上在大路上走,就着微弱的月色,走着走着,已经到了一个草很深的地方,路变得很窄了,两边的茅草几乎把路全盖住了,老麻雀胆子大,看见前面就是大森林了,一头就钻进去了,及至进入老林子里面,天就仿佛被大伞盖住了,一下子全暗了下来,四周全是大树,一片黑漆漆的,抬头望下天空,只留下一些零碎的天白,钻进林子走了大约三里路,不时从林子深处传来几声鸟叫,有时又突然静得出奇。天已黑的看不清路了,也越来越陡了,老邱拿出手电,为了省电,他打了弱光,又走了大约五里路,这时,老麻雀突然感到总有些不对劲,总好象后面有一个人跟着,这深山老林子里,本来就是他一个人进山,又是在晚上,怎么会有人呢?可是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分明有脚步在后面跟着。但是后面这人不是很明显,有点模糊的感觉,难道是鬼?老麻雀心里想,于是老麻雀向前紧走一步,后面那人也跟上一步,他放慢一下脚步,后面那人也慢下来,他想,也许是幻觉,也不太理会,毕竟自己常年在深山里走,什么情况都碰过!当老麻雀上得一个小山坡又进入一个长垅时,更黑了,月光透过茂密的森林只有象忽明忽灭的一根灯芯的火一样,随时有灭的危险,象是一阵冷风从背后刮过,又象是一只手从后面将要拉住他的衣服,突然发生一件让他汗毛直竖,毛骨悚然的事情了,他走着走着,忽然后面传来了一声长长的,长长的沙哑的叹息声:哎……,他感到十分不对劲,这明明象是一位苟延喘残的老人发出的痛苦的声音。于是老麻雀再也忍不住了,猛然一回头,你猜他看到什么了?

       他什么也没看见,只见这林子更暗了,四处的树影斑驳,一阵风吹了过来,老麻雀打了一个冷战!他怀疑是错觉,但手心里已经有汗了,他毕竟是胆大的人,继续往前走,这时,背后再次传来一声长长的,长长的沙哑的叹息声:哎……。老麻雀背心顿感凉了一下,这时,他突然冷静下来,那握着火铳的手勾动了扳机,同时大喝一声,哪里妖孽,看打!“怦……”的一声,顿时响彻山谷。并传来源源不断的回声。老麻雀也不回头了,一路小跑,一直跑了七八里路,走出了森林,一看到了三河。这时,天己灰蒙蒙地露出了脸,从黑夜已经走出到天亮了,穿两件单衣的他,里外可以拧得水出了

        图片注释:湘山公园里河边有几栋房子,但现在没人住了,草长很高,一片荒凉,听说深夜有人看见里面有亮光,还有人听见有人语。可是这里明明好久没人住了。

       所以人家说那里是闹鬼,晚上不会到那里去。
       从此后,老麻雀把铳卖了,再也不去打猎了。
       老邱讲完这个故事,在大白天里,我仍觉得十分诡异害怕。

       老邱端起他的茶杯,深喝了一口浓茶,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和阿文知道他经常会帮人挑一下日子和掐数(打时),农村人喜欢挑一个好的日子做好事或开业什么的,还有丢了牛丢了钱什么的,会叫下个人算一下,这事物可以找得回么。老邱精于此术,往往在我俩面前大吹其牛,刚好,我们想过老野猪家去看桩子,阿文笑着问:老邱,你平时说你会起数,何不现在你算一算,老野猪在家么?老邱果真张开右手,大拇指在其它手指上点点点,一会儿他就算好了,说,在家!阿文笑问:当真?“当真”老邱果断地说。这时阿文也不问了,马上打起老野猪的电话了:老野猪,在哪里?由于是免提,那边的声音很清楚:干嘛?今天什么风啊,打起我的电话来了,在家。

       阿文挂掉电话,一拍大腿,竖起大拇指说:神了!我们哈哈大笑起来。而这老邱却坐在一旁,吸了一口烟,听我们打完电话,微微地笑着,也不作声,那样子分明有点得意洋洋的样子。接下来他就说,还是他在造纸厂做厂长的时候,他们的出纳从银行里领出了七万多块钱,准备发工资的,那时候是八几年,你说七万多块钱,真是蛮多的,回到厂里,上个卫生间,那钱就不见了,吓得出纳差点晕过去了,这时老邱也急了,他掐指一算,马上安慰出纳:不怕,这钱可以找回来,没有走出酃县(那时炎陵县就叫酃县)他说,你们赶紧从塘田方向去追。于是厂里以及出纳的家里便半信半疑地向这个方向追了去,结果,还真追上了这个提包的人,那时,自行车的没有什么的时代,这个小偷提着这包走路回家,这个人是厂里的一位工人的弟弟。大家又一次佩服老邱了。

       其实老邱还有两个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技艺,一个是水化鱼骨,一个是隔山止血。

       那天,和阿文吃了中饭坐在老邱院子里喝茶,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位张大嘴巴感觉很痛苦的样子,另一位拼命在叫喊:老邱,邱!老邱应声出来,怎么了怎么了?那人道:我弟弟被鱼刺卡喉咙了。老邱说:哦,我看看,张大嘴巴!呀!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了。没关系,给你画碗水就行了。只见老邱走进厨房,拿出一只黑不溜秋的老粗瓷碗,在门口压水井里七咕七咕压了一碗水,右手端着碗,左手食指在水面上装模作样地比画着,一会儿,把水端给来人:去,叫你弟弟一口气喝下。那刺卡喉咙的果真一口气喝了那碗水,呑时仿佛很困难,一会,脸上表情好像好多了。"还有痛吗?"老邱问,那人吞了下口水,说话了:没,没痛了。"看看他喉咙,还有刺么?"来人叫患者张大嘴,看了,果真没了。千恩万谢地走了。我和阿文看得目瞪口呆,老邱只是微微一笑,显得十分神秘。

       我们继续喝茶,老野猪罗洣源突然推门而入,我们连忙让座,我们说起刚才的事,说真不简单,老罗哈哈大笑,这算什么!他伸出他的左手,露出他手上一条很深的刀痕:看到了吗?这才是老邱的最拿手的!我和阿文很纳闷,这是什么?老野猪显得比较激动,说道:隔山止血!接下来,他给我们讲述了一次生死经历:那一年,和老邱一起去塘田王石挖桩子,毎人进一座山,挖了一个桩,在截枝时,刀一偏,左手划了一个大口子,老野猪赶紧压住刀口,扯烂䄂子用力捆住伤口,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血不停往外冒,再这样下去,出血会出死的。这时,他突然想到老邱,他虽然在另一块山,但他知道隔山止血,于是他放开喉咙喊起来:老-邱-!山谷回响着:老-邱-邱-邱-!老邱应声回答:哎!干嘛?
      "我手割破了,要止血!"
      "好,知道了!"
       顿时,老野猪的血止住了!隔山止血是指哪怕是隔一座山头,只要你叫应了师傅,你的血就可以止住。
       老野猪说他平时小看了老邱,自从这次以后,对他真刮目相看了!



    慈善活动请勿打赏捐款

    ¥ 打赏支持

    0 个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活跃用户

    更多

    s35849685

    发帖数:4654

    songshan

    发帖数:3187
  • 井冈山

    井冈山

    发帖数:2350
  • jgsrxhr

    jgsrxhr

    发帖数:2042
  • jgsljz

    jgsljz

    发帖数:1574
  • 井冈山网客服

    更多
    13576649175
    周一至周日 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